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目录 > 区政府部门 > 司法局 > 部门文件

司法部关于授予彭传忠同志全国司法行政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的决定

来源:区司法局  录入时间:2014-01-09 13:01  【字体: 】  打印  关闭

2013年4月28日,兴文县王山司法所办公室。彭传忠将一摞调解案例材料从铁皮柜里搬出来,摊放在办公桌上,用他那双发黄的、没一丝血色的手捡起一份,轻轻翻开,“这是一起赡养纠纷.....”

说话时,他的呼吸似乎有些急促,旁人问他,是否累了?他突然反应过来,“糟了,明天可能又要遭医生掏(批评)了。”作为尿毒症患者,气喘一般和喝水多了有关,这可能给他带来生命危险,但工作的劳累使他时常不知不觉地端起水杯。

明天周末,又该透析了。2010年,彭传忠被确诊患上肾衰竭、尿毒症晚期、并发视网膜病变。靠每周两次血液透析维持生命的王山司法所所长彭传忠,依然独自承担司法所的主要工作,辖区内的345件纠纷全在他调解下得到了解决。同时,他还在重病期间通过自学法律知识,一举通过被喻为“天下第一考”的国家司法考试。

这些年,他将法律专业知识用于调解工作,同时免费为群众提供各种咨询服务,接待群众来访1064人次,无偿提供法律援助24件,下乡回访群众600余人次,镇内的24名矫正人员无一重新违法犯罪。

“我要证明自己曾经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即使明天就死去。”说这话的时候,他显得异常的平静,他说,自己已经是“死”过好几回的人了。

 

小镇上的调解“骑士”

 

彭传忠所在的宜宾市兴文县王山镇,这是一个处于云、贵、川交界处的小镇,说它小,因为这只是一个镇,但跟别的镇比起来,这个镇其实并不小,人口超过5万,土地面积149平方公里,彭传忠已经在这里的司法所工作了十多年。

王山镇镇政府那栋古老的办公楼一侧,一条巷子进去,一栋小巧别致的新办公楼上,挂着“兴文县王山司法所”和“兴文县王山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两块牌子,一辆摩托车停在门口,彭传忠脸上总是挂着憨厚的笑容,很难看出这是一个身患绝症的人。

“现在下乡不能再骑车了,但在场镇上还可以骑一下。”因为尿毒症导致视网膜病变,那辆伴随彭传忠多年的“嘉陵125”摩托,如今几乎只能成为他上下班的代步工具,不敢再骑它远行了。

过去的十多年间,彭传忠骑着这辆摩托车一遍一遍地丈量着这方土地,无论是村民、村干部还是镇干部,一个电话,他就骑着这辆摩托车飞奔而去,许多让政府领导头痛的矛盾纠纷,都被他一一化解掉。

“遇到棘手的问题就找彭传忠。”副镇长熊春兰说,老百姓爱找他,政府工作人员也爱找他,因为彭传忠的调解很不一样,虽然是人民调解,但绝不是“和稀泥”,只管当时把事摆平。

因为他对法律知识掌握得比较全面,讲法律,尊重法律,任何事情,无论是政府干部,还是老百姓,只要都按照法律来解决就不会有任何风险和后患了。因此,在这个镇上,大家有难办的事,都找他,他成了镇上最忙碌的人。

2008年,彭传忠下乡的时候发现小腿肿了,到医院一检查,血糖高,他患上了糖尿病,但除了时不时见他从冰箱里取出药水往自己肚子上打胰岛素外,并没见他对这个病采取更多的措施,同事杨龙刚一再劝他去大医院治疗,但最终无果。“他没在意,最后就拖成了这个样子。”

 

插着透析管的调解员

 

2013年1月,快过年了,苗族乡农民侯军来到司法所,说自己在临县一个建筑工地打工,老板拖欠他11500元的工钱,马上过年了,自己一分钱也没有,希望司法所能给他提供援助。

虽然这个当事人不属于王山司法所辖区,但彭传忠还是答应帮他讨要工钱:“民工兄弟挣点钱不容易啊,我的父母姐妹也都是农民。”答应了就得办到,他每天不停地给侯军的老板打电话,除了讲理,更要讲法。

作为一个具有律师执业资格,有着丰富法律知识储备的司法所长,他知道怎么可以让老板认识到拖欠民工工资问题的严重性,无数次交锋,对方终于答应支付工资,当老板准备将钱拿给彭传忠,让其转交的时候,彭传忠正在医院做透析。

那段时间,手臂上的血管刚做了连接手术,医生在他脖子上插了一根透析管接头,吃饭睡觉都插着,每次透析之后的2个小时内都很疲惫,医生要求这段时间要好好休息,但听说老板愿意付钱要他转交时,他马上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侯军,做完透析、拔掉管子就赶到街上去拿钱。

彭传忠脖子上插着血迹斑斑的管子出现在老板的面前,在场的人吓了一大跳,“帮别人要钱,自己又得不到一分,这是何必呢?”彭传中在回想这件事的时候说:“现在不厚道的老板多,如果等休息两个小时再去拿,弄不好老板就变卦了,夜长梦多。”

开始靠透析维持生命的彭传忠,对工作似乎更加“亡命”了,除了透析时间,依然常年累月骑着摩托车走乡串户,调解乡村间的各种矛盾纠纷,由于病情影响到视力,他已经骑车倒在路上四、五次。他说:“时间太宝贵了,趁着自己还能动,多做些事吧,以后恐怕机会不多了。”

清晨6点,彭传忠就起了床,在厨房煮了一碗面条吃下,为了不影响劳累一天的妻子休息,他蹑手蹑脚地出门,然后搭乘前往县城的早班车,到县中医院透析,一直到12点透析完又赶车回家,每个周三和周六的上午他都这样度过。

 

每次调解都是一堂普法课

 

彭传忠调解最大的特点是既要化解矛盾和纠纷,更要遵守法律法规,同时也是对法律知识的一次普及。

近日,彭传忠刚进行一次赡养纠纷的调解,目前主要程序已经完成。多岗漕村现年66岁的周绍连老人,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自己的女儿女婿不履行赡养义务,法院认为这个纠纷人民调解可以介入,于是转交给了彭传忠。

周绍连老人原有一子一女,儿子前几年因故夭亡,这让老人晚年失去了依靠,于是希望女儿为自己养老,但女儿此前与本村的一名男子结婚,婚后关系不好,于是女儿在几年没办理离婚手续就离家出走,与另村一男子一起生活。

彭传忠认为,按照法律关系,无论是前女婿还是现在跟女儿同居的男友,都不负有对周绍连的赡养义务,她的女儿有赡养义务,但的确经济比较困难,根本无法履行自己的义务。于是他找到周绍连的两个已经成人的孙子,告诉他们,无论从感情还是法律角度考虑,在母亲无力履行养老义务的情况下,他们作为孙子都有赡养婆婆的义务,最后两位孙子同意赡养婆婆。

在确保有人愿意承担赡养义务之后,彭传忠要求法院开庭审理,他说:“法院一定会判决周绍连的女儿承担养老义务,但我也清楚,判了也白判,因为她女儿确实没有经济能力去赡养她,但必须要通过审判程序来明确她应当承担的法定责任,养不养得起是另一回事。”

彭传忠已经把工作做到了前面,法院开庭在很大程度是对法律尊严的维护,不管法院判决能不能达到实际效果,彭传忠已经把这起纠纷的最终解决落到了实处。

 

只为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彭传忠每周透析两次,一个月6000元的透析费,报销下来还要自费2000多,一个在上高一的儿子,母亲和岳母长期瘫痪,一家人的生活支出很大程度要靠妻子在镇上的杂货店来维持。

这个杂货店的确很杂,凡是能卖钱的小商品几乎都有,书包、洗发水、儿童学步车、玩具、雨伞等等,应有尽有。一家人就住在杂货店的二楼,妻子田玉梅说:“家里太乱了,他忙工作,我忙着打理铺子,以往的生活秩序已经完全打乱。”

2010年2月,彭传忠骑摩托车去为一名农民工追讨工资,在路上突然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路。去医院检查,一切已经晚了:慢性肾功能不全、高血压、贫血、视网膜病变,几乎全是糖尿病并发症。医生说:“要是提前两年把血糖指标控制好,就没有这么大的问题了。”

“他工作太拼命,从来没有认真关心过自己的身体,一出问题就已经来不及了。”田玉梅说,原以为他住进了医院可能会清净一下,结果一天到晚不停接打电话,不是在电话上指导别人怎么出庭,就是帮别人调解纠纷。

彭传忠是80年代从农村考出来的一名中专生,2009年通过自考取得了中央电大法律大专毕业证,又开始计划国家司法考试,他觉得自己的法律知识不能满足自身工作的需要。

2010年5月,住进成都军区总医院的时候,他就在病床上复习,因为视网膜病变影响了视力,两眼模糊,几乎是脸贴在书上看书,最后还是不行,就让妻子和儿子帮他念。当年9月11日,在妻子的陪同下,他带着一个一度被监考人员误认为作弊工具的放大镜,走进了国家司法考试的考场,随后他通过了司法考试。

在检查出身上太多病症的情况下,他依然没有停歇,而是继续坚持。

今年以来,四川省司法厅厅长李仲彬多次打电话给彭传忠,询问他的身体、生活和工作情况,称他为新时代的活雷锋。彭传忠说,对于一个随时可能离开这个世界的人,只是更珍惜活着的每分每秒,让自己的每一天都过得有价值。

 

彭传忠的“调解工作五法”

 

彭传忠平常不仅要负责王山镇24个行政村和2个社区的调解工作,还要负责县上安排的“一村一政法干警联系点”——莲花镇龙凤村,距离王山镇要翻过10多座大小山峰,那也是他常年往返的地方。一次下乡调解,遇到大雨,不能上也不能下,他被困在山上3天,直到把所有问题全部解决才出来。还有一次,他徒步下乡调解纠纷,调解结束的时候,浑身直冒虚汗,颓然倒下,几个村民轮换背着他一路小跑送去医院抢救。

基层调解工作不仅是个体力活,更是智力活。如果光凭热心,却不讲方法,往往适得其反。在十多年的基层调解生涯中,彭传忠总结出了一套“调解工作五法”。

摸清底细——是前提。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这是一些同志在没有掌握详细的情况下,贸然前往调解往往会失败的重要原因。” 彭传忠几乎每次前往调解,都不会立即与当事人见面,而是首先前往当事人的邻居和村社干部家中调查了解,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数,不至于“先入为主”、“以偏概全”。

疏导情绪——是基础。作为调解人,首先要有良好的心态,不能受当事人情绪的影响,要摆正中立位置,通过当事人的亲朋好友做好外围工作,控制好场面、疏导情绪。”彭传忠面对一些情绪失控的当事人时,总是心平气和,即使受到无端辱骂他也毫不在乎,恰恰是他的这种 “定力”,让许多情绪失控的当事人事后感到愧疚,这也非常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理清焦点——是关键。许多纠纷历时时间长、矛盾积怨深,不可能及时、全部解决,而要抓住争议的焦点问题,提纲挈领式解决。”彭传忠认为调解不是一味“和稀泥”,如果一味“和稀泥”,即使当时调解成功,事后也容易反悔,只有依法调解,主持公道,群众才会信服。

算清成本——是重点。许多纠纷是‘赢了官司输了钱’,所以,必须从专业的角度给双方当事人讲清诉讼成本,从而找到一个最佳利益平衡点,实现‘双赢’。”通过司法考试的彭传忠结合长期的基层调解工作经验,常常以模拟聘请律师参与诉讼的方式为当事人算清明白账,促使双方通过调解解决问题。

常态回访——是根本。许多纠纷当事人都是近邻,矛盾多因小事引发,调解人需要多次前往当事人家中回访,一次一次、一点一点地化解,最终才能促成双方握手言和。”正因为彭传忠不厌其烦、锲而不舍地开展回访工作,他参与调解的纠纷成功率高达95%以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