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返回主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侯资讯 > 专题专栏 > 武侯区应急信息网 > 理论研究 > 典型案例

河南陕县“7·29”矿难69名矿工获救的启示

来源:人民网  录入时间:2007-12-06 12:12  【字体: 】  打印  关闭

陕县煤矿淹井抢险纪实:矿工生命高于一切

    2007年8月1日上午11时38分,河南陕县支建煤矿井口,黑压压挤满了人,却出奇的静。

  终于,矿工兰建宁第一个被搀扶出了矿井,人群,在这一刻沸腾了。

  “你受苦了,你现在安全了!”早已等候在井口的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河南省省长李成玉快步迎上前去,几双温暖的手一起握住了这双沾满泥浆的手……

  紧接着,第二位,第三位……被困矿工陆续升井。12时53分,当最后一名矿工曹百成走出来时,人们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泪和着欢笑潸然而下……

  76小时生死大营救,人们最终赢得了这场与死神的赛跑……

  360米地层深处,百余平方米的高台上,刹那间,站满了一个个惊恐万状的矿工。

  7月29日凌晨,陕县支建地区大雨如注,山洪暴发,平日干枯的铁炉沟河顿时洪水咆哮,排山倒海的大浪不断冲击河堤。

  8时10分,负责防洪巡查的中铝矿业分公司员工张长兴,在铝土矿采区边界外10多米的河道,发现一个飞速旋转的漩涡,顺着漩涡洪水汹涌渗入地下。

  “不好,一定是支建煤矿透水啦!”张长兴知道河床下是支建煤矿。他立即向矿业分公司渑池铝矿值班人员报告。

  公司紧急调集挖掘机、装载机进行填堵,同时通知支建煤矿。10分钟后,支建煤矿救援人员赶到现场。

  而就在此时,汹涌的洪水已冲进采区巷道,冲垮三道密封。巷道被淹,当班下井102人中只有33人及时升井。

  “进水了,进水了!”8时左右,平静的巷道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

  “快撤!”开拓队副队长曹百成猛喊了一嗓子。矿工们本能地向井口方向冲去。水迅速上涨,淹没了脚脖,转眼间又升到膝盖。“快冲啊!”曹百成边召唤着矿工弟兄边向外猛跑。

  最后30米是巷道转弯处,压到胸口的洪水已使曹百成他们呼吸急促,行走艰难。

  “出不去了?往前冲更危险!”曹百成定定神大声喊:“快撤,快回撤!”巷道尽头有一个长30多米、宽不足3米的高台面。跟着曹百成一起撤到高台面的有开拓队7人,安检员宁保师、郭石屯等,一共13个。而此时正在作业的采煤队、掘进队、修复队、机电队、运输队共有50多人,并不知道险情发生。喘息未定的曹百成立即分派人手,迅速通知他们到这里集合。

  刹那间,360米地层深处这片百余平方米的高台面上,站满了一个个惊恐万状的矿工。

  抢救!抢救!特急!特急!事故信息很快传到中南海,惊动了党中央、国务院。
7月29日,星期天。三门峡市煤炭管理局局长雷建国正在家中休息。

  10时20分,一个电话惊得他跳起来:“支建煤矿东风二井被淹,目前有70名左右的矿工被困井下!”

  长年从事煤矿安全工作的雷建国意识到事态严重,他一边责令矿方迅速向省局和当地有关部门报告险情,一边下令:所有的局领导立即集合!

  10分钟后,汽车载着他们向支建煤矿疾驰。路上,雷建国的手机几乎打爆:向洛阳煤炭管理局求援;向有透水事故抢险经验的新安煤矿求援;命令所属其他煤矿立即组织精干力量增援支建煤矿!

  几乎同时,河南省煤炭工业管理局副局长刘世伟也接到了正在东北考察的局长李恩东的电话:“陕县有70名左右矿工被围堵在了井下,立即联系义马煤业集团,请他们迅速派出救援队伍,携带最好的设备,赶赴事故现场全力救援。”

  11时,倾盆大雨。几乎在雷建国一行赶到的同时,义煤集团的救护人员与设备、洛阳市新安县煤炭局备用的一套全新抢险救援设备也到达了现场,并立即着手安装。这是最早进驻现场,也是最终发挥决定性作用的一支骨干力量。

  抢救!抢救!特急!特急!事故信息逐级汇报,很快传到中南海,惊动了党中央、国务院。

  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当即批示,要全力施救,科学施救,严防次生事故发生,确保被困矿工的生命安全。

  紧接着,又作出第二次批示,要求在前一段抢救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按既定抢险方案,加大组织施救力度,切实防范出现新的险情,尽早救出被困矿工,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工作推进越快越好,营救矿工越早越好,伤亡人员越少越好,努力做到无一人伤亡。

  矿工生命高于一切!中央领导心急如焚!

  14时,接到报告的国家安监总局迅速启动了应急预案,在北京发出指令:首先找到透水点,堵住水源!执行“一堵,坚决堵住地面水源,不再渗漏;二排,加快井下排水,清理矿渣的速度;三送,送风、送氧,后发展为送牛奶、送面汤”的抢救方案,并将有关情况和抢险报国务院领导。

  当日下午,正在召开全省会议的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得知险情,立即下达指令:要不惜一切代价,营救被困矿工,并提前结束会议,冒着暴雨赶赴现场,与省委副书记陈全国,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克以及三门峡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一起了解事发原因,察看周边地形和河道水势,按照“一堵、二排、三送”的抢救方案:迅速增调武警消防官兵全力堵住漏洞,集中抽水设备全力排水,想尽一切办法向井下送风送氧,同时要保障电力、通讯安全畅通。徐光春指出:救人是唯一的目的,各项措施要围绕救人来实施,做到越早越好,越快越好,越细越好。

  23时,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和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赵铁锤带着最优秀的技术人员到达现场。李毅中要求立即核查支建煤矿井下炸药领取、存放的情况,严防次生事故发生。

  正在辽宁考察的河南省省长李成玉和副省长史济春得知情况后,立即中断考察,连夜赶赴现场参加指挥抢救。李成玉斩钉截铁地表示:“需要用人给人,需要用钱给钱,需要用物给物,要不惜一切代价往外‘抢人’!”从7月30日凌晨起,他与李毅中、赵铁锤和史济春等一直坚持在一线指挥抢险。

  为了69名矿工兄弟的生命,共和国紧急行动起来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世界的目光向这里聚焦,看以人为本的理念,如何成为化险为夷、起死回生的力量!

  井口旁的一间小平房里,成为决战指挥部,一个个方案在这里制定,一条条指令从这里发出。饿了吃份盒饭,渴了喝口瓶装水,困了就在旁边的钢丝床上眯一会儿,人人眼中布满血丝……

  官兵中的共产党员挺身而出,肩并肩,手挽手,用血肉之躯挡住汹涌的洪水,沙袋在人墙前慢慢筑牢,升高……

  电闪雷鸣,雨势越来越大。洪水仍在上涨,如果不迅速堵住漏洞,后果不堪设想。

  “立即派人赶赴支建煤矿抢堵透水缺口!”29日14时30分,三门峡市武警支队政委闫德华接到上级命令。

  16时,他与副支队长张进福带领70名武警战士赶到现场。顾不上喘口气,官兵们立即组成了抢险突击队冲到雨中。

  与此同时,三门峡市消防支队政委李星华也接到增援电话,他迅速调集三个中队和机关共40名消防战士赶往现场。

  山洪以每秒15立方米的速度冲来!武警、消防战士扛着沙袋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回奔波。

  30日凌晨,暴雨还在倾盆而下。上有已经到达警戒水位的小水库,下面3米就是被淹的巷道,情况越来越紧迫。

  河水湍急。官兵们把雨布铺到河里刚用沙袋压住,就被大水冲走。“共产党员跟我上!”一声令下,官兵中的党员挺身而出,站在缺口前,肩并肩,手挽手,共产党员用血肉之躯在激流中组成一道人墙,沙袋在人墙前慢慢筑牢,升高……

  将近20小时抢堵洪水渗漏的战斗中,武警官兵300多人先后搬运沙袋1.1万袋,在河床三面筑起80米长的防渗堤坝,铺设防渗河床200米,以最快的速度堵住了洪水下泄,在第一时间解决了抢险救援工作的最核心问题。

  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又一场降雨即将来临!

  30日13时20分,三门峡新一代天气雷达监测到矿区西南方向出现了强雷达回波。

  人工降雨!随着指挥部一声令下,霎时,火箭齐发,炮声隆隆。顷刻,云开雾散,丽日当空!人工消雨作业持续了近两小时,成功地“拦截”了矿区西南方向的降雨。

69名矿工兄弟的安危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来自中南海的嘱托,语气一次比一次急切,要求一次比一次高;全国人民的期望,一个比一个殷切,一天比一天焦急!

  在现场指挥部那间闷热的平房里,连夜从北京赶来的煤矿技术专家与省市领导共同商讨救援方案,反复论证每一个技术细节;

  在现场救援的人潮中,中央有关部门、省、市领导与抢险队员一样,穿上雨靴,脖子上搭条毛巾,日夜坚守着;

  在层峦叠嶂的大山里,移动公司的移动基站开来了,电力公司的移动电站开来了;

  三门峡市卫生部门130多名医护人员和25辆救护车赶来了;

  第一台抽水用的潜水泵,连夜跨过黄河大桥,从山西省运城市运来了;

  中原油田的钻井队带着钻探设备赶来了,提供了万一巷道清淤失败另辟救援战场的方案;

  小浪底潜水队带着潜水设备赶来了,准备如果巷道水量过大潜水救人的方案;

  河南抢险救灾排水中心把所有设备装车运到高速路口,准备随时驰援;

  荥阳水泵厂得知抢险需要专业水泵,立即组织职工连夜加班,紧急组装水泵;

  更有来自全国的47家媒体近200名记者,日夜守候在现场,把救援中的每一个进展及时传递给牵挂着的全国人民。

  电话“8044”又急促地响了起来:“省委书记到了现场,要和你们通话。”



  人们心急如焚,井下的矿工到底怎么样了?!

  29日8时多,井下的曹百成刚站上高平台,猛然想到水中还有一根通向井上的压风管<
分享到: